虽然不断有新的作者加入

日期:2019-11-03编辑作者:凤凰彩票下载-中国史

科幻文学的中国时刻

2015/12/25 | 刘慈欣 / 科幻作家、《三体》作者、雨果奖得主| 阅读次数:1778| 收藏本文

摘要:中国科幻创作呈现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,但尚未有一种风格成为绝对主流。未来的科幻文学,还将面临电子阅读的考验,而影视改编则是科幻文学的重要机遇。

中国科幻创作呈现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,但尚未有一种风格成为绝对主流。未来的科幻文学,还将面临电子阅读的考验,而影视改编则是科幻文学的重要机遇。

科幻文学是近代的舶来品。一百多年前,“科幻文学”的概念被梁启超和鲁迅等人引入中国,其后不断演化蜕变至今。

近年来,国内的科幻文学创作和市场总体平淡,科幻出版物的产量和质量皆无太大变化。在我的作品中,除了《三体》取得意外成功外,其他作品亦反响平平。从2000年以来,好的科幻作品并不常见,科幻作者的数量也没有显着增加,虽然不断有新的作者加入,但老的作者在流失,长期坚持创作的不过二三十人。

上世纪80年代科幻文学的风格比较单一,科幻文学从科普的定位走向文学化,环境描写和科幻内核都贴近现实,技术特征和科学特征明显,重“实用”而轻“幻想”。在题材上,当时的科幻文学与国际主流趋势不同步,比如缺乏时间主题,缺少大灾难和超远程宇宙航行等题材,主要题材有人工智能、近轨道太空旅行以及对历史和文革的反思,都在一个相对接近社会现实的范围里。

在新时期,国内科幻创作呈现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。虽然仍然有现实主义特点,但只限于部分作品,未能产生整体影响力。当前,中国科幻的问题是没有一种风格取得主流地位,这是一种失败的表现。在未来,科幻文学还将面临电子阅读的考验,而影视改编是当前科幻文学发展的机遇。

检阅一下近五年的历程。《三体》在市场上的成功,确实激励了科幻文学界。2011年,国内出版界曾策划过一大批长篇科幻小说,于2012年付诸出版,形成一个出版高峰。但是这些作品并未产生应有的影响力,没有取得真正的市场成功。受到这样的打击,“科幻长篇出版热”很快就过去了。从2013年起,国内的科幻长篇小说出版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。2015年,国内出版的长篇科幻小说只有几十部,而让我印象深刻的长篇杰作几乎一部都没有。

相比国内的原创长篇,海外引进的作品市场波动更小。总体来说,引进的科幻长篇小说的翻译水准较高,反响也比国内原创作品更好。一些世界科幻文学的经典名着很容易被引进,像阿西莫夫的《基地》这样的经典一版再版,市场反响良好。还有新星出版社出版的阿瑟克拉克的《2001》,以及读客出版的“海伯利安”四部曲,质量也很高。

除了经典作品被大量引进,一些畅销的新作品也越来越快地被介绍到国内,每年获得星云奖、雨果奖的作品,都会很快被引进版权,比如2015年战胜《三体》、获得星云奖的《湮灭》,已经在国内出版。此外,《科幻世界》杂志十几年来一直在翻译科幻大师的作品,最近较为成功的译作来自菲利普迪克。

另一个可喜的现象是,国内科幻文学界与欧美、日本等科幻大国的交流大大加强。可以说,在中国科幻文学的对外输出上,这是划时代的五年。很多年轻作家的作品被翻译介绍到海外,比如夏笳的作品发表在《Nature》杂志上,陈楸帆的作品被介绍到美国和日本。而《三体》获得雨果奖,并在海外获得一定的影响力。

学术界对科幻文学的研究也越来越深入,并取得了一定成果。不论是对中国科幻史的研究,还是对现实的科幻文学创作理论的研究,都比以前要活跃很多,研究者队伍也颇为壮大。2014年,在重庆召开了第一次全国范围的科幻文学学术会议,说明学术界开始关注科幻文学这一领域,这些都是近五年来的进步。

不过,对出版界来说,最要命的挑战还没有完全降临。中国出版界还没有做好准备去迎接电子阅读时代,一旦纸媒和纸质书衰落,科幻文学会陷入一个更加困难的境地。

现在,电子出版还没有完全发挥出它应有的影响力。国内的电子出版市场面临盗版的巨大冲击。《三体》纸质书的总销量为200万册,但正规电子书的销量很小。为什么呢?因为有无数免费的电子版供下载,谁还愿意花30多块钱买一本Kindle版?目前,盗版在国内没有办法禁止,所以电子出版发展不起来,但是在未来五年内,电子阅读肯定会进一步侵占纸质书市场,由量变引发质变。现在的出版界已经足够低迷,未来的情况更难以想象。

出版界也意识到了危机,可迎接挑战没那么容易,未来,科幻文学如果出现新的繁荣,起作用的不再会是传统出版力量,而是一些全新的出版公司。出版机构和文化部门应创造更好的创作环境,让更多的作者加入科幻创作的行业。只有作者特别是专业作家达到一定的规模,才可能出现好的作品,否则很难改变目前创作乏力的总体局面。

近两年来,科幻界面临着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变化——科幻的IP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,这可能和国内科幻影视行业的启动有关系。五年前,科幻文学的知识产权几乎无人关注,但如今,科幻作品影视改编权市场突然活跃起来,价格急剧上升,比五年前涨了十几倍。科幻作家因此获益,收益渠道扩大,收入水平上升。比如,有一位作者的一篇短篇小说的影视改编权卖到了一百多万,而在五年前,价格可能仅仅是1万到3万元。

五年来,已经有大量科幻影视剧正在策划或投入拍摄。目前虽然还没有看到成品,但很多项目都在运作中,说明国内影视界也开始重视科幻领域。我喜欢的国外科幻影视作品有不少,比如《地心引力》、《星际穿越》和《盗梦空间》,但遗憾的是,这几年我看过的科幻小说,没有一本能比得上这三部电影。

科幻电影重要的是有好的故事和特技,低成本电影比如科幻网络剧越来越多,但它代替不了高成本科幻片,它们能展现的场景是有限的。一般来说,都是从成功的低成本科幻片里寻找故事资源,再拍成高成本电影,这样比较保险。两者之间是相互补充的关系,无论在市场角度还是艺术角度,都不能相互取代。

这两年我自己也在进行科幻影视作品的改编,我喜欢这个新挑战。写故事大纲可以释放创意,而文学方面也不用担心,会有人替我润色,我觉得这种工作可能更适合我这种作者。不过创意太难了,很多年可能都遇不到一个,我一直密切关注前沿科技,包括人工智能、太空探索、宇宙学、物理学和生物学在内,不过,要从中提取故事资源和想法还是很难。

目前,国内科幻作家的作品改编成电影的不止我一个,只是因为电影项目是封闭运作,大部分项目在真正放映前,内部消息很少透露。现在,国内尚不存在一个庞大的科幻产业链,仅仅局限于科幻小说、电影、电视剧、网络剧和漫画。除此之外的外延产品,包括科幻主题公园和科幻旅游,几乎没有。国外出现这些产品,也是建立在大量成功的科幻影视作品之上的。比如《星球大战》《变形金刚》这样的作品,才能产生相应产业链。没有超级成功的影视作品,产业链就是无源之水。

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好莱坞成功的科幻电影大部分是原创的,而不是由小说改编,比如《星际穿越》。尤其是长篇科幻小说,在好莱坞改编成功的例子很少,失败的例子倒是比比皆是,包括刚刚播出的《安德的游戏》。世界经典科幻长篇像阿西莫夫的《基地》和阿瑟克拉克的《与拉玛相会》,一直说要改编,却都没有改编成功,而类似菲利普迪克的短篇小说更容易改编成功。

不过,目前中国的情况不一样,国内影视界还是倾向于对科幻小说进行改编,究其原因就在于国内的编剧群体还不熟悉科幻作品,无法原创,就只好从科幻文学中去寻找资源,但不可能永远是这样。据我所知,一些着名院校现在集中力量培养科幻编剧,比如北大中文系专门开创了一个创意写作。另一方面,自我奋斗的年轻科幻编剧正在成长,未来他们对科幻的理解可能并不亚于科幻作家,他们对影视艺术的理解则比科幻作家更深。

而他们的问题是得不到话语权,还没有进入主流编剧的圈子,现在也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群体,不过情况很快就会得到改变,他们会显示出自己的存在。不光是网络剧,还包括正在制作的科幻大片的剧本策划团队里面,就有这样一批人,他们会是未来中国科幻电影的生力军。

本文由凤凰彩票下载发布于凤凰彩票下载-中国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虽然不断有新的作者加入

关键词:

徐皓峰习武

导演徐皓峰:用电影还原真实的武林 2016/01/05 | 记者/刘荣| 阅读次数:1858| 收藏本文 摘要:三年时间,导演徐皓峰誉...

详细>>

借用张艾嘉的歌名《忙与盲》来概括

国产电影:类型丰富,审美单一 2015/12/25 | 文/赛人| 阅读次数:2480| 收藏本文 2015年是国产电影值得说道的一年,不仅...

详细>>

我们正变得越来越好

人类为什么越来越善良? 2015/12/15 | 文/唐山| 阅读次数:3451| 收藏本文 摘要:学者斯蒂芬·平克认为,不论是来自考古...

详细>>

却因此诗歌步入了公众视界

大陆诗坛一角 被遮蔽的“边缘群体”诗人 2015/12/25 | 凌越 /诗人、文学评论家| 阅读次数:1960| 收藏本文 摘要:2015年...

详细>>